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尾声:获得诺伦公主

尾声:获得诺伦公主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在设置了防音的豪华马车之中有着五人。

一人是传令兵姿态的我。一人是被称为三英雄之一的强者【鹰眼】,和两个超一流的护卫骑士。最后是吉欧拉尔王国的第二王女诺伦公主。

然而。【鹰眼】和护卫骑士已然气绝。诺伦公主喉咙被打入毒针无法求救。

也就是说,这里就由我为所欲为了。

那么,已经没必要在变化成传令兵了

【改良(Heal)】解除掉,变回了克亚罗的姿态。

「接下来,我重新做下自我介绍吧。我是【愈】之勇者克亚鲁,是被你们夺走了一切的人」

然后附送一个微笑。

要和诺伦公主长久相处,所以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尽量做出一个美好的笑颜。

尽管如此,诺伦公主还是一脸畏惧的样子。真失礼呐。

「到底,你做这些是什么目的!」

因为毒针所以音量很小,不过因为强化了听觉还是能听到。

「我在布拉尼卡有朋友啊。是个叫卡尔曼的魔族商人。是个好人那。经常和他一块喝酒,聊梦想啥的。他笑着说啊,以后有一天一定要到更大的人类的都市里开一个商店,这样的梦想。我也支持着他的梦想啊」

这个城镇是魔族和人类共存的城镇。

在其中卡尔曼顽固的相信着,以利益为接点,人类和魔族也可以合二为一。并且他也是比谁都更加喜欢人类的一个魔族。

「完、完全意义不明啊!」

「那个卡尔曼被你杀了啊」

那样的卡尔曼,就这样死了。

没能实现梦想,作为布拉尼卡的小店的店主就这样走向了人生的终结。

「是的!诺伦公主,都是因为你引起的战争才会这样!」

我这样说着恐吓她。

虽然诺伦公主慌慌忙忙的想爬上马车里装设的气派的玉座,逃离开我,但是失去了平衡摔倒了。就这样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但这种程度咋可能跑掉呢。我揪着她的脖颈翻过来,跨在了她的身体上。

「喂,你告诉我呀。为什么我的挚友非死不可呢?」

「难,难不成,你就是为了区区一只魔族做了这么大的事情?」

诺伦震惊地向我发问。

什么叫仅仅一只魔族??

「说什么鬼话!你以为人命是什么东西啊!」

想也没想就一巴掌打过去。

必须给小姑娘教育一下人命的宝贵。

「就算是一个人,在他身上也有着梦想,希望和未来啊。人的生命是多么贵重的宝物啊!你就这样用几只来计算它?杀死我的挚友,还敢侮辱我吗!绝对不能原谅!」

不知是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怒吼,诺伦的严重涌出了泪水。

不管再怎么说是君略的天才,这样被男人制伏在地上就只不过是个小鬼吗。

「对,非常对不起。我道歉,我会道歉的所以说。原谅我,我什么都给你,所以说别杀我啊」

「害怕了吗!?蛮不讲理的暴力很可怕吗!?因为你的错被袭击的魔族们一定也和如今诺伦公主的心情是一样的吧。但是,你好不原谅地把他们全杀了。这样的你也配被原谅吗?」

「呜、对不起啊、对不起、对不起」

就只道歉么。

所以说小孩子麻烦啊。

觉得只要哭就会被原谅么。

算了,不管了。总之先稍微处置一下吧。

慢慢的把手架在王女的脖子上。

这只是开胃菜。让你体会下死的恐怖吧。

扼紧她的脖子…

「啊、啊、啊」

虽然诺伦公主很残暴,但少女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因为死亡的迫近,容颜因为绝望而扭曲。

这可真的是格外可爱的表情啊。不知不觉得都勃起了。

然后,她无法抵抗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这样的话开胃菜就结束了。正戏等到带走再说,不急。

「现在也该是别的传令兵到来的时间了。该告辞了」

把自己【改良(Heal)】【鹰眼】的姿态,然后把诺伦公主装进事前为了诱捕准备的麻袋。

接下来只需要逃走

不过在此之前。

【模仿(Heal)】

为了得到诺伦公主的技能和记忆使用了【模仿(Heal)】

呦,这家伙意外持有这稀有的技能啊。

还不止如此。

果然。袭击我的村子,让初恋之人死去的就是这家伙暗中搞的事了。

「果然,安娜小姐的仇算你的吗。绝对不能原谅呢」

双倍复仇Bonus确定了。

本来卡尔曼的事就不能原谅了再加上安娜。……这不是,只能让她迎接地狱,成为我一生的玩具(宠物)来偿还了么。

再然后………

「这样啊,你喜欢芙蕾雅啊」

在芙蕾雅的记忆中。她一直是被诺伦公主讨厌着的。

但是,那只不过是好意的逆反而已。因为喜欢所以才欺负她。

诺伦公主希望习得君略和政治能力也只是因为这个。

和姐姐不同,什么也不会的自己,为了能够进入姐姐的视野,只能够通过努力磨练到极致才能做到些什么。作为无力又没有魔法才能的女性,诺伦公主能够用自身实现的就只有那一种道路,就这样呕心沥血的持续着努力。

从父上那里软磨硬泡招来了不知多少位顶级的老师,但最后是她的执念让一切成为可能。

……然而,最终只是被芙蕾雅所讨厌了。

真是可怜。

「安心吧诺伦公主。在我这里的话,你就可以和芙蕾雅做好姫友了撒。虽然说是作为顺从的肉奴隶吧,啊hyahyahyahya」

恩,促进姐妹和谐的我可是个大好人吧。

在这之后,战争以布拉尼卡方的胜利告终

吉欧拉尔王国军被芙蕾雅王女的演说搞的士兵士气低落,被放毒搞的身体崩溃,再加上在战斗正酣时最高司令官也被拐走了,这怎么讲也不能再继续战斗。

得到很大的损伤之后,撤退掉了。

这次的远征让吉欧拉尔王国遭受巨大损失。估计短时间之内不会再有什么动静。

不过,会派出诺伦公主的搜索部队吧,那家伙是个可爱的家伙。(不太理解冒出这句话什么意思もっとも、ノルン姫の捜索部队は编制されるだろうが、そんなものは可爱いものだ。)

战争结束。布拉尼卡进入了庆祝模式

一起战斗的人类和魔族们搂抱在一起,觥筹交错。

虽然创伤也很大。但是那伤痕总有一天会被治愈的。

于是乎,要说我现在要做什么……

「芙蕾雅,你这模样真是扮得像啊」

「汪!」

刹那和伊芙两人回了居室,我和芙蕾雅则是呆在为了今天而准备好的地下室里。

自不必说,这都是为了向诺伦公主复仇。

不解消卡尔曼临终的遗憾是不行的。


把诺伦公主两手锁住,从天花板上吊垂下来。如果勉强拉伸一下两头的话勉强正好够她着地的高度。

然后,让芙蕾雅用芙蕾雅王女的外形,只穿着内衣的姿态,带上犬耳和犬尾巴的玩具。

分外的,滑稽又有点可爱。

虽然平时就想用这个了,但是如果要是这么搞的话刹那会觉得不爽然后会生气,所以唯有眼下这种机会能用

好了,该叫诺伦公主起床了。

让诺伦公主身体动了动,她慢慢地睁开双眼

「这,这里是?」

「早安,诺伦公主。因为很麻烦所以从头给你捋一遍。你被我给拐来了。这是外边听不见声音的地下室。因为你被抓走所以吉欧拉尔王国军大败退走。谁也不会来救你的」

「怎么会,骗人」

「真的啊。然后这就是我的复仇。朋友被杀死,还有因为你故乡被夺走。本质上说就是这样。从现在开始就要欺负你的同时一起玩耍了。不光只是疼,还很舒服来着,好好给我高兴一下哦」

我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本来,拥有着完美的笑容的老子,似乎和嗜虐的表情并不怎么合得来,努力了一下结果就成这种猥琐的笑了。

不过对诺伦公主似乎效果拔群。一眼看去她脸都青了。

「骗人。这都是骗人」

「不是骗你啊。只是啊,我比较的温柔所以就用了游戏的形式来着。要是你赢了游戏,就让你逃跑来着,这可是今回的超大福利啊。你要是不接受游戏的话,现在立刻出去也无所谓。嘛。那个时候你就会被扒成果(体,在魔族们的面前,作为这一次的主谋者,大张旗鼓地把你的事迹宣讲一下然后丢在那儿呢。比起由我来实行复仇,估计会变成更加残虐的娱乐呢。」

就是这么回事。

我一个人独占被如此多的人痛恨着这个少女,感觉有点不太好吧。

「给你十秒决定。是在这接受游戏。还是交给魔族」

诺伦公主大张双眼,身体颤抖着。

嘛,无论选了哪边都不是什么好事她还是明白的吧。

她非常的动摇呢。都没注意到眼前还有个芙蕾雅犬。

我还装模做样给她倒数。

「三、二、一……」

「接受!我接受游戏!」

嘛,和预想一样的回答。

好嘞。说明一下游戏把。

「呼──呼──」

但是,有个碍事的人在,芙蕾雅犬。

从刚才开始,脸颊就就隔着裤子蹭我的两腿之间。拿屁股蹭上来什么的。

虽说是因为我给她喝了特殊的性的药水现在正在Faqing,也无可奈何。但是还是有点郁闷。

更进一步给她喝下了意识浑浊药水,这样她下次醒来之后就只会当今天的事情是一个梦了吧。

「芙蕾雅姐姐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啊!」

「库──库──」

「呼──呼──」

苦闷的叫声继续着。

妹妹的声音已经无法传达到芙蕾雅那边。这已经不是死缠烂打或者努力能够呼唤出的了,本来芙蕾雅的记忆中就早已经没有诺伦公主的事情了。

我一幅你请便的态度,一边开始了游戏的说明。

「游戏规则很简单」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诺伦公主的洋服撕裂。

虽青涩,但是能感到将来潜力,雪白的肌肤在眼前展现。

诺伦公主的眼泪汪汪的瞪着我。天花板的锁链被魔法所卸去,然后诺伦公主哗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手铐没取下。但某种程度上可以活动。

「从现在开始,和犬芙蕾雅玩耍吧。犬芙蕾雅是条Yinl Uan的Ciquan呢。和她做对象真是够呛呢。」

我抚摸着芙蕾雅的头的时候,犬芙蕾雅的双眼就咪成了细线。

喔,不错不错。

「所以说,我也想你和诺伦公主好好玩一玩。芙蕾雅,那么想要我的话,你就让你让那个女的去了吧。只许运用你那犬一般的舌头。要是你让她成功的去了。就好好的疼你一下。」

「汪!」

犬芙蕾雅趴在了诺伦的身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芙蕾雅姐姐,不要啊,取回你的神志啊」

「汪汪!」

现在芙蕾雅就冲诺伦公主袭击过去了。明明我游戏规则还没讲完呢。

「等等!还没到时候。好孩子乖……游戏的内容很简单哦。早晨到来之前你还没去的话,你就赢了。去了的话,就让犬芙蕾雅在你上边好好疼爱你,好好给你展示一下。之后也会疼爱你的。很愉快吧?因为,会让你最喜欢的姐姐舔你,一起被疼爱,对吧!」

只是想想一下就感觉兴奋起来。

被姐姐蹂躏的妹。然后姐姐的痴像在眼前看个够,和姐姐一起被男的Qin Fan。

真是极品。

「怎么这样,太过分了」

「然后,全部完事之后。你会像那个犬芙蕾雅一样,把一切都忘掉变成我的宠物。很快乐哦,到了明天诺伦公主也会变成犬耳像**一样蹭着我死缠烂打求我。嘛。要是你不想成变成这样的话,就好好忍着吧。我可是和你们不同,是守信的男人。要是忍住的话就让你逃走。好了,说明结束。芙蕾雅,上!」

「汪!」

接下来,虽然说了到明早。那么长时间也有点浪费。

我就好好的观摩一下姐妹之爱吧。

芙蕾雅和诺伦。两人只是看的话,真的是世界第一美丽的姐妹呢。

本部分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啊啊,清爽极了。

果然姉妹丼赞啊。有着独特的背徳感。

两人关系亲昵,不知娇声鸣起多少回。曾经分离交错的姐妹之心终于合二为一。嘛,虽然合为一体的不止是心灵就是了

「啊啊,我究竟干了件怎样的大好事啊」

欺负人过头的芙蕾雅在诺伦公主身上晕厥,而诺伦公主双目也无神了。

「好──嘞,这就是诺伦公主迎来的最后的一刻。从现在开始消除你的记忆。醒来以后,你就是啥也想不起来的我的奴隶了。最后还剩什么想说的吗?」

温柔的我,最后还跟她说话。

已然一片空虚的诺伦公主的双眼中回复一丝光亮。

然后,抬起面庞的嘴边漏出细微的声音。

「去死」

「啊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不错呢─。这样要强、哥哥可是最喜欢了哦」

啊啊,有趣。

也是呢,就以接下来她睁眼之时把我称作哥哥大人这样顺从的妹妹为目标来洗脑吧。

这个是最有趣的方式了。

「诺伦公主,晚安。永远地哦」

把手挨在诺伦公主的头上,进行【改良(Heal)】

我给与的神圣的光芒,消去了邪恶且任意妄为的恶女诺伦公主,将其转变为纯真亲切的妹妹再生。然后从此就可以姐妹要好的一起生活了。

一边咏唱【改良(Heal)】我一边放声大笑。

让诺伦公主重新做人真是愉快的不能自己。


这样,我的新玩具(宠物)就会增加了。一定,天国的卡尔曼和安娜也会为我高兴的吧。

我抱着失去意识的芙蕾雅和诺伦回了居室

给刹那和伊芙介绍新的伙伴吧。今夜有欢迎会所以好好享受。

意识到的时候我的脚步也轻飘飘起来。

恩,做好事之后就是心情好啊。今天的饭也会比往常更加美味的样子。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