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二十话:回复术士去迎接公主大人

第二十话:回复术士去迎接公主大人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二十话:回复术士去迎接公主大人

因为芙蕾雅王女的演说,吉欧拉尔王国单方面蹂躏一般的战争态势为之一变。

本来决定舍弃魔族只顾自己的布拉尼卡的人类们站了出来,和魔族的人们一同抗敌了。

然后,看见他们这种姿态的吉欧拉尔王国骑士们变得不知所措。


更惨的是我放在酒里的毒药也开始发挥药效。

虽说是迟效性的,但也会造成超强力的腹泻。

骑士们开始表情痛苦扭曲着身体捂着肚子。情况比较糟糕的甚至把裤子弄的一塌糊涂。


剑和枪都没法好好握住。

不出所料,只能被布拉尼卡的居民们击倒。

我在小巷子里远眺着这个场面,真是看了场有趣又滑稽的戏。

好了,到时候了。


「首先要把芙蕾雅送到地下室了哦。这之后就是我单独行动了。」

「克亚罗大人要做什么呢?」

「结束这场战争。我希望布拉尼卡的人们不要再流更多血了,但也不想让那些真是遵从命令的吉欧拉尔王国骑士们死掉……所以我需要去把这件事的元凶诺伦公主抓来好好『说服』一下」


这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和平啊,流血啊什么的其实是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的目的只有复仇一个。那个家伙可是把卡尔曼……把我的挚友杀了啊。绝对无法允许。绝对不可能允许!!


但是呢,姑且现在还是在芙蕾雅的眼前展开了拯救世界的旅途。

虽然说干一点乱来的事情也能在脑内自动转换吧,但还是在某种程度上自重一下吧。露骨的表现出是为了复仇而行动给人看了也不太好。


「我也要去!」


是因为被我变成了芙蕾雅的影响么,好像也变得有正义感了。

但是啊……


「その必要はないよ。没那个必要哦。的确芙蕾雅的破坏力是很强大。但我想尽可能聪明一点行动。用最小的牺牲悄悄拿下王女。如果是这种作战,芙蕾雅就会变成累赘了。」


魔法师并不适合这种隐秘行动。

因为这种事芙蕾雅也很清楚,我就没再做更多解


「明白了很遗憾不能出力」

「不,芙蕾雅已经完成很重要的工作了啊。好了,该加紧一些了」


把芙蕾雅送回去的时候,药效正好达到最高潮。

为了让圣枪骑士团苟延残喘的战线重新坚挺起来,对面派出了预备起来的护卫队。

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潜入非常轻而易举。



把芙蕾雅送走之后,适当弄晕了一个骑士,用【模仿(治愈)】把他的记忆和模样取得了。


「运气好啊,中头彩了这是」


晕倒的士兵似乎认识传令兵。

于是,也就知道了传令兵在哪儿。


装成这个士兵接近传令兵,并且取而代之的话,就能轻松接近诺伦公主那里了吧。

多亏了诺伦公主自己大咧咧地跑到战场上来亲自发号施令。

这家伙自己闲的找事真是太好了。


一出手就拿下对面传令兵肯定是我平日积德的缘故吧。老天果然有眼啊。

也可能是天国的卡尔曼借给了我力量吧。

【改良(治愈)】把身姿变成了王国兵样子。铠甲咔嚓咔嚓响着走了过去。



拟态成骑士的我成功地以熟人身份接近了移动中的传令兵,然后轻松变成了他。


然后,夺取记忆。

不愧事传令兵,到现在为止发了什么指令全都清楚了感激不尽。

诺伦公主的战术也全看穿了。

不由得笑出声。


「啊~啊,那女人也太不走运。传令兵在传令之前就被拿下什么的」


对那女人的评价要上升一个等级了。

她可是就这样想出了重整旗鼓的策略,而且还把指示发出去了。


「要是这个指令送到的话,怕是要不妙啊。危险危险」


如果她的计策好好传达到的话,恐怕会成功。

然而,遗憾……那个指示没能传达到。

要说为啥传令兵可是好好睡了一觉干活的是我。

我就这样若无其事的表情作为传令兵去诺伦公主那里抛头露面了。


终于到了剧情高潮。

我努力忍着奸笑诺伦公主的马车那边前进。


半路谁也没为难我。

骑士们现在哪儿有那个空闲。如果是平常的战场的话倒有可能露出马脚。


但是现在骑士们一个一个的身体状态崩溃,是压倒劣势的战场。

他们并没有发现异常的余裕。



「情况怎么样了?想不到,芙蕾雅竟然会这样介入战斗。平等是什么鬼啊。亚人们明明不就只是区区虫子一样的东西」

「……圣女大人怎么这么说」


【鹰眼】对于向芙蕾雅王女口吐欠妥之言的诺伦公主略有微词。

切,果然他在边上守着啊。明明这时候他去维持战线就最好不过来着。


「和那个女人比起来我可是要可爱的多了。我不是因为感情原因,而是基于王国的利益才对亚人和其他魔族差别对待的,而她可是从感情出发,从根上就不可救药了。不过,有点在意呢。那个演讲不像是她的风格。那并不是那个女人自己的话。」


诺伦公主非常不快的样子叹息着。


「此话怎讲?」

「第一,那个女的如果自己想出来的演说的话肯定会无意识地视线向下看。但那个时候是平视,非常奇怪。第二,那个女人对骑士们说,信任着你们。她这么讲了。绝对不可能。像那样子期待着他人的善意,那个绝对不信任他人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的。那个女的只会说,相信我吧,给我住手之类的命令式。第三,那个女人应该无法违逆我。」


虽然说的挺过分的,但都说到点子上了。

不愧是只有诺伦公主能说出的。


「因为以上的原因,那个女人一定被谁在操纵着。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里,一丁点他自己的意志都不存在。那么,到底是谁在操纵她?能想到的只有那个【愈】之勇者克亚鲁一人。麻烦呢。都到了这一步,不要说行动,就叫目的也无法看穿的特级战斗力竟然会出现。那个男的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去保卫布拉尼卡。很难理解啊。」


我在心中由衷地向她鼓掌。

听了一番演说我从心底断定了。


不错呢。这个女的好用。脑子很灵。

成为我的所有物(玩具)的话,就让我好好的使用下这个小脑瓜吧。


「你,在那站着做什么?有报告到话就速速汇报来」

「是,王女殿下」


我压下杀意微笑着拉近距离。

虽然想立刻拿下她,但有人碍事。


这个地方的护卫有三人,其中一人是【鹰眼】

【鹰眼】虽然一脸如常的样子,但毒酒应该有效。


他因为属性数值非常高也有着耐久力,并且拥有很高的精神力,托了这个的福所以逞强着撑住了而已。战斗力已经下降一大截。


剩下两人毒还没生效。

因为不善于喝酒吗?


算了。根据【翡翠眼】看到的,两个人在超一流战士中只是普通水准。

只要把【鹰眼】灭了怎么样都行。

那两任并未警惕。最优先是收拾【鹰眼】


在第一击就要把诺伦公主身边的他确确实实地给……


「切。」


微微歪头。然后有什么东西就从脸颊边飞过。

恐怕是针一类的暗器。那是【鹰眼】瞬间由袖子里击出的。


警告还是预备动作全无。说明他完全确定传令兵是伪物。

能躲过去一方面是因为【鹰眼】状态极差,而我又多少意识到了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果然,躲开了啊。何等的武艺。你是炼金术士这是哪儿来的玩笑话呀?」

「为什么,会发现」

「是脚步。体重移动,呼吸,这些都是一流武人的特征。你多少和昨天的他不同。」


一边回应我的话一边攻击也不停下来。

他几乎从所有的角度向我放出暗器。在战场是弓的名手,在室内的战斗就是暗器专家,这种快速切换也是【鹰眼】的风格。


就连这段对话也不过是分散我注意力的手段罢了。

现在又开始向我不断重复射出吹箭。


这边用手指夹住。并且在这期间拉近距离。向他释放踢击。用后翻躲开的【鹰眼】,靴子的尖端飞出刀刃。只能左手刺出进行防御了。刃端深深地刺进了手掌中。


【神装宝具】【自动回复(Auto Heal)】发动了。

感激不尽啊。这么快,神甲乔治斯(Georgios)的有效性就得到了证明。


刀刃上涂了很多的麻痺毒。这种手法让我回想起一种亲切感。

如果没有【自动回复Heal】,可能会变成被麻痺毒逼入连【回复(Heal)】也用不了的穷境吧。


既然有【自动回复(Auto Heal)】就硬吃了。我让刀刃就这么刺着然后猛的握紧。


【鹰眼】的强大之处在于世界最强的眼睛,压倒性的动态视力和反射神经。

于是,我就选择本来不可能选择的行动,让他不能攻我不备,对我造成有效的打击。


只要能触碰到就可以用【改恶(Heal)】来收拾掉他。这么想着,提升自己魔力的同时,【鹰眼】却足尖一拧。我的手剧痛同时不得不和他脱离。并且戒备着追击向后跳开…

拔掉刀刃用【回复(Heal)】把手治疗。呀叻呀叻、只要造成零点几秒的硬直就能杀了他的说。


「很奇怪啊。不断放出的暗器都被你预读到了。而且,最后用的毒。就算大型的魔物中了都会动弹不得。为什么,你还能动?」

「要问问题的话还是希望你概括成一个啊。第一问,我也是暗器使用者。第二问,我是毒很难生效的体质。」


相互试探着对方的空当。

剩下两人的护卫从后方包抄。

被包围了。

果然和鹰眼这种敌人对战的同时不可能再和两个超一流的骑士对抗。

不快点搞定的话不行啊。


【愈】之勇者,你还是觉悟吧!太遗憾了。不管你有多强,以鹰眼作为对手在我面前现身也是等同于自杀行为哦」


嘛,确实是这样的。

好不容易都用毒削弱了,还是形势不利。受不了啊。

和这种怪物正面硬抗实在是太胡来了。

所以,只能用点不正经的手法。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不试试乔治斯(Georgios)攻击能力吗。

诺伦公主大口吸气。像是想要大声悲鸣呼叫周围的骑士的样子。待几秒之后等到叫声响起,敌人士兵就要大批涌进来。


不容一刻的犹豫。

为了立刻一决胜负只能依赖即死攻击【改恶(Heal)】了。


但是,能够维持接触【鹰眼】哪怕零点几秒的时间吗?

答案是:No。但即便如此也要做。


没有任何花样的直线突进。

然后,就要进入拳的范围时直接出拳。就是好像对对手说,来,请随意反击我吧~这样愚蠢的攻击。

紧接着,释放的将是必杀的…


【改恶(Heal)】


这是不接触到就没有意义的必杀魔法。但是,警戒着我的高魔力的【鹰眼】身体保持着姿势,并没有反击出来。


这成为了致命的疏忽。

神甲乔治斯(Georgios)的前方的缝隙中吐出黑色的光,如放射状的形状扩展。


虽然一击必杀的【改恶(Heal)】有着不接触就不能发动的缺点,但有这个神甲乔治斯(Georgios)的话,就可以让【改恶(Heal)】发射出去。


能飞行的距离不到一米,但这种距离对于和强敌的对战来说已经足够了。


「咕,这个是,到底是,咔,我的身体变得」


【鹰眼】的身体不自然地膨胀,爆裂了。

我可做不到温柔的破坏方式。

要说为啥,毕竟选择了让细胞强制增殖的方式。虽然魔力消耗很高,但只要猛烈的一击就很有效果了。

稍微有些浪费了,。【鹰眼】的技能和的知识和经验还是很想用【模仿(Heal)】来得到的。


「毕竟没有那种余裕啊」


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发射出一只针,再投掷出两发飞刀。

针命中了诺伦公主的脖子,让她的呼救变成细小的声音无法造成大的声响。两把刀则是把那两个只有超一流程度的骑士护卫的脖筋切断,血喷涌而出。

碍事人都没了。救援也不会来了。接下来,就完成目标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

「王子大人哦。是来拐走王女殿下的」


用布塞住诺伦公主的嘴。

是用大量的特制催眠(药浸染过的。

诺伦公主的意识沉入黑暗。

好了,接下来就绑了带走吧。


「卡尔曼,你这家伙的仇可是报了呐。即便是为了满足好友死去的遗憾和不甘,向这样年幼的少女出手可能也是不可原谅的吧!但我胸膛中寄宿的复仇之炎已经谁都无法消除了。为了友人,我宁愿化作野兽,不做人了!卡尔曼,就让你见证这样的吾吧」


对还不到十三岁的诺伦公主做这种过分的事情,即便良心会痛也是无可奈何。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复仇。


之后,顺便布拉尼卡的人们也被我帮了一把。敌人在不利态势下再加上指挥官也没有了应该会自行撤退吧。

正义伙伴一样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好叻,终于可以带着诺伦公主回家了。

然后,带回去了的话该怎么愉快地玩耍呢?

虽然已经想好把芙莉雅变回芙蕾雅王女玩乐一番,但具体怎么搞还没决定好。


「嗯,我来想点好事情吧」


让我好好欣赏下姐妹之爱吧。

姐妹好好加深感情,这可是以后美好旅途的保障。

要说为啥,我要收集姐妹俩当作我的所有物(玩具)。


我是怎样的一个大好人啊。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我就笑了。今后大概会很愉悦。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6-28 23:13:18]  回复

    不错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