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九话:回复颠覆战局

第十九话:回复颠覆战局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九话:回复颠覆战局

和刹那们一起,我们开始采取行动。每个人都穿着长袍遮蔽了自己的外貌。

我们躲入事先用炼金术操纵土制造的地下室里。

伊芙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魔族,而刹那是兽人。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区分他们。两人被袭击可能性很大。

出乎我意料的是,王国军早上就对布拉尼卡发动了进攻。

我还以为会迟到一点。托它的福,在红酒里的毒还没有起效。

虽然我好好地确认了士兵喝了毒葡萄酒,但是我还需要为毒发作争取时间。

诺伦公主袭击,至少药晕眩,王国军削弱战斗力与魔族作战。

可以设想的最糟糕的是,这座城市的领主就站在王国一边。

为了拯救人类,可以想象他们可能会出卖魔族。

如果这样的事发生的话,整个城市都会把魔族送出去,战斗力的平衡什么一瞬间就会备打破。

不愧是我见过的最危险的女人。

仅仅是战争开始之前发表演说,就造成这样的状况。


「啊,形式会怎样发展呢?」


在用土魔法制作的地下室,没有办法窥见外面的情况。

暂时消磨时间了。


「克亚罗大人,外面是怎么样了?」


我被刹那问道。


「魔族们会让魔物加入战斗,但我觉得这是一场相当不利的战斗」


魔族即使个体战力超过人类,但是对方也是正规军。一个人或许没有魔族强,但通过协同作战,可以将其战力提高数倍。相反,魔族方面各自为战,各自随意行动。被单独击破是必然的

布拉尼卡也有常备军但是他们的成员几乎是人。

他们有和吉欧拉尔王国战斗的勇气吗?有疑问。

……没有吧。人类之间的战斗有多大的觉悟呢。

更何况,对面的是可怜英雄对待的诺伦公主。

最重要的是,只要抛弃魔族什么都不做,就不会死了。

常备军恐怕不是能战斗,即使战斗,士气也是很低迷的。

我必须想个办法………

好,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如果对方用王女的话,我也用王女。

诺伦公主的计策完美无缺,可以说,要破坏那个,只能动用她设想外的棋子。


「芙莉雅,我有点话对你说。」

「什么,克亚罗大人。」


「我希望你能给大家一点勇气」


那么,开始到药发作为止的时间挣取的作战吧。

这有点冒险,但现在是冒风险的时候了。

妹姫专用马车内


「报告一下战况。」(诺伦公主)


诺伦公主向下属询问有关战斗进展。


「魔族和魔物的抵抗虽然很激烈,但仍在顺利地进行击破。」

「这样啊,那么领主的答复是?」(诺伦公主)


「我们还没有得到答复。」

「他出乎意料地顽固。即使我告诉他,如果他们投降,我会把城中的另一边交给他。他那么喜欢那些肮脏的魔族吗?」


诺伦公主发出不感兴趣的叹息。

这场战争的胜败,在自己说话的瞬间……不,从战斗之前就决定了。

对诺伦公主来说,不知道能不能赢得战争是十分愚蠢透顶的。

制定必胜的条件,在战争开始前确定胜利。那才是军师的工作。


「好吧。反正,很快就结束了。虽然是可以利用的男人,但还是有很多代替品。

等她处理了那些吵闹的恶魔,马上就将他们当残党处分掉。」(诺伦公主)


胆敢袒护魔族的布拉尼卡领主的家族也一起肃清吧。

敢和吉欧拉尔王国对着干的,后果是什么呢?让我来教教你。(诺伦公主)


「但是,诺伦公主。有件事我有点在意。」

「什么?」(诺伦公主)


「身体崩溃的士兵非常多。」

「他们还能能战斗吗?」(诺伦公主)


「啊,战斗没有障碍」

「那就好。」反正一天就要结束了。战斗结束后好好休息。(诺伦公主)


这么说完诺伦公主王女就失去兴趣,将玻璃杯倾斜,那里有果汁。

她不喝酒。吉欧拉尔王国是十二岁后被允许饮酒,但是因为是诺伦公主讨厌酒的苦味。这救了她。

和大人们不同,如果像她这样的小女孩喝了毒萄葡,到现在她就会不雅观地吐出各种各样的东西。


【鹰眼】在她的身旁充当守卫。

因为王女的演说这一武器对于这场战争是必要的。所以诺伦公主来到了最前线。

但是,本来诺伦公主王女应该控制在后方的。为了王女的安全,配置了最强的【鹰眼】


这项任务本来应该由【剑】的勇士做,【剑】之勇者却好像被什么人处理了。

诺伦公主认为她可能掉入了一个甜蜜的圈套。


【剑】之勇者的战斗力是超越剑圣的标准外的存在。

她不可能在战斗中失去理智。但她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她会为欲望而变得疯狂。如果用这来对付她,她甚至可能被杀。

假设,按照她得到的信息,她成为全神贯注一个女孩,并把她带到床上。诺伦公主推断十有八九,她被那个女人杀了。这是正确的。


「还有时间的问题啊。……那么,我的工作好像已经没有了。这个无聊的战争快点结束吧」


虽然是在战争中,却没有心怀恐惧和不安。那她的才能。

诺伦公主打哈欠的。

然而,在她睁开眼睛的下一刻,她站了起来。她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她是最讨厌、爱、俯视、偷偷憧憬的少女的声音

不会在这种地方听到

那声音是第一王女芙蕾雅的。


「姐姐,为什么在这里?」


诺伦公主姑娘睁着眼,打开窗户向外面看去。

芙蕾雅王女的脸在天空中被风魔法再现。



~在贫民窟


「那么,现在是开始的时候了。你有没有准备好,芙莉雅?」

「嗯,当然了!」(芙莉雅)


对于王女,我用另一个王女来对付它。他们就像是偷走这条街的士兵们的心一样。

我也偷吉欧拉尔王国的士兵的心。

芙莉雅和我爬上某废弃屋子的顶棚。

然后,用我的【风】的魔法扩大芙莉雅的姿态,在空中放映出来。不仅如此,还放大了芙莉雅声音的音量,这样就可以从远处听到。

这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魔法。

精密操作。用「风」的魔法特化自己的技能,在【改良】中使状态极为魔力,终于实现了。

在天空中放映出来的后期录音带着悲伤的眼神。

王室中的少女是完美的。她被尊为圣人,这是可以理解的。诺伦公主也有领袖人物的超凡魅力,但芙蕾雅王女的魅力远远超越她。

战场上的每个人都用茫然的脸仰望天空。

芙蕾雅开口


「各位,请听我说。我是吉欧拉尔王国的第一王女,【术】之勇者芙蕾雅」(芙莉雅)


这是一个美丽的声音。我只是听了。

虽然她的内心是狗屎,但我只能认为芙蕾雅王女的声音是神的爱


「我因为某个原因,在这条街上度过了一段时间。在那些日子里我确信人和魔族是可以共存。人类和恶魔幸福地在一起生活。没有支配,没有洗脑,只是一起生活着。」


战场上的士兵和骑士面面相觑。

和听过的话不一样的话很困惑。


「那么,为什么要做这么过分的事呢?这个城市的魔族不是敌人。我不打算说所有魔族全是好人,也有坏人。但是,这个里的人也是一样的。这里的恶魔是可以一起说话的魔族。因此,请不要再浪费任何无谓的血液。这不是一个圣战。只不过是略夺和杀戮。自豪的吉欧拉尔王国的圣枪骑士团的骑士们啊。请不要把那枪,用无辜人的血来玷污那个矜持。」


王女满脸愁容,微笑着。如果他们是男人,他们肯定会牺牲一切,来让她微笑。


「这个城市是一个奇迹般的城市。它教会了我如何与魔族在生活,和他们一起度过时光。那样的宝物,不能自己的偏见丢弃。请不要再战斗了。人和魔族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王女芙蕾雅的话语中充满了力量。


「我高兴地在一家酒馆里和魔族一起吃食物和喝酒。对于魔族或人类来说,美味的东西是美味的。如果是令人愉快的,他们会笑。前几天,店里做了一个巨大的牛肉饼。人和魔族一起分享这个饼,很好吃,笑了。」


那个,牛肉饼好吃。演讲中突然出现日常故事。有人笑了。


「只是,仅仅因为外表不同就要互相杀戮,这不是很悲哀吗?睁开眼睛吧。让我们把这条街找到的宝物扩展到世界上吧。让其他的城市牛肉饼人类也魔族也一起好吃啊笑。那样的世界是我的愿望。」


比我预期的更大的效果开始出现。

拥有压倒性的魅力的芙蕾雅王女的演说中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骑士和士兵们开始放下剑了。其中也有人因为感动而开始哭泣。


「我最后一次重复一遍。他们只是邻居,我们可以愉快地交谈,略有不同的外观。请仔细端详它们。他们真的是应该被杀死的敌人吗?骄傲的骑士,我相信你。」


就这样,王女芙蕾雅的演说结束了。

我解除了【风】的魔法。

哎呀,好累。这魔法的消耗真大。

现在,如果我们面临一场近距离战斗,我就和杂鱼差不多,所以我立刻将技能分配和状态恢复原样。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

顺便把王女芙蕾雅的样子变回芙莉雅。


「怎么样?克亚罗大人」

「很完美。是个精彩的好演说。」


虽然,这篇稿子是我边挖鼻孔边写的。但是由变得完全不同的时刻王女芙蕾雅演讲,因为它的神秘,就变得完全不一样。

仿佛,真正的圣女一样。


「这次和我的内心在一起,所以很容易做。」


啊,什么,你,说。虽然她已经成为了芙莉雅,、

啊,嗯,这样。芙莉雅了,这还是本性腐烂的王女芙蕾雅吗,居然会那样想。

这太令人吃惊了。我想环境会改变人。


「是吗,那太好了。」


多亏了芙莉雅,形势发生了变化。

从眼睛看,吉欧拉尔王国的骑士们的行动变得不好,而且这个城市的居民们的变得士气高涨。

魔族给出卖。布拉尼卡的人们也魔族并列,战斗。

看到人类与魔族互相协助一起对抗他们姿态,骑士们惊慌失措,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当然最好的,还是红酒的毒开始发作。

骑士们捂住肚子,脸色苍白。

因为腹泻拉在裤子上人开始出现。

从这里开始会越来越恶化的。

我仔细观察着,街道中的混战。

另一方面,战争的天平从对吉欧拉尔王国军有利的情况下,向布拉尼卡方偏移。

那么,要做的话就在这里吧。

我要绑架的诺伦公主满不在乎地来到战场。我们~ 哈哈,我会吃到美味的姐姐丼。从她们的外表来看,她们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姐妹。

当我吃姐妹丼的时候,我会芙利亚的脸变回到芙蕾雅,看来以后我就可以享受自己的方式诺伦公主的面前侵犯什么反应呢?姐姐淫靡混乱,所以她会发出乞求一个男人不要伤害她的视线。

我会心的笑,和芙莉雅消失在建筑物的阴影中。


「虽然妹姫的头脑很好,但还是太天真了」


诺伦公主,你的战略是完美的。

但是,你忘记我在这里的事情吗?

我会让你后悔,直到她死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