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八话:对公主的蛮行心痛

第十八话:对公主的蛮行心痛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入手【神装宝具】的第二天,潜入了妹姫率领的圣枪骑士团内部。

替换成一个守卫骑士的模样进去探查。

目的是信息收集和为胜利做铺垫。

果然【剑】之勇者的失踪造成了巨大的骚动。

吉欧拉尔军在布拉尼卡的郊外撑起营帐设好了阵地。

妹姫和一部分高级将校们是住在市镇里的同伙提供的贵宾房间里住着,但其他大部分还是在这里生活的。

似乎他们正疯狂搜寻着【剑】之勇者。

也不是没道理的。


【剑】之勇者如果要是真的失踪了,并且万一还是被暗杀掉了,那么能杀【剑】之勇者的敌方肯定存在着怪物样的人物。

因为勇者的战斗力是压倒性的。

一个人就匹敌一个师。那么也就是如果假定对面能有杀得了【剑】之勇者的敌人,这边要准备的战斗力也必须按照一个师计算。


「喂,哈里斯。是换班时间了。明天还要早起。赶紧回去休息吧。」

「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啦」


好嘞。是干活的时候了。

如今的咱化身为上级骑士哈里斯・克里尔顿。

虽然考虑过变成【剑】之勇者布雷德回去。但是玩消失一天了,被怀疑的风险的很大。

于是,昨天很喜欢的那个酒吧里不是有个喝醉胡作非为的**贵族大人吗,好好利用了他一下。

……这家伙竟然想染指刹那的屁股。

敢动老子的所有物(玩具)估计挺有胆量。

当然了,虽然当场把他手弹开了,他反倒勃然大怒来找打。稍微用力过度把他手腕掰折了大概是我的错。但也是他自作自受。

都已经这样了,还记恨于我甚至拔剑来单挑。这B人到底有蠢啊。

一个没回过神,一掌打到他的下巴上把颈椎打断了,这个是不可抗力。

唯一对他评价比较高的一点是,这人可真是带了不少值钱的东西。

都是死人不需要的东西,回收了作为路费。

然后替换了这个哈里斯,进入了圣枪骑士团的阵地。

好勒,干活干活。


「这个数量,果然不能正面硬抗啊」


潜入阵地之后我重新对于他们战斗力做出了评估。

作为正义的伙伴的咱,虽然想从妹姫的受众守护这个城镇。但敌人数量也太多了。

要是现实一点考虑对策的话,让他们被布拉尼卡的守备部队削弱之后,瞄准混乱的时刻再行动比较好吧。

就算那样现状还是比较困难。圣枪骑士团也太强了。

这个城镇的战斗力大概一瞬间就能打垮。

所以,要稍微做点手脚。

如果强过头,削弱一些就好。

我把几个人用【回复(Heal)】弄晕夺取记忆之后到达了军粮储存的位置。

在战争中,瞄准军粮是基本战术。

让守卫先好好睡上一觉了。


「接下来,就是克亚罗牌特制药水了。是和魔物毒精心搭配的迟效性版本。来吧,让你们见识下地狱」


要是用过于速效的药水,一开始几十人左右中招然后意识到情况,受害就无法扩大了。

但是,缓释型的话很晚才会发觉。受害范围会一直扩大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所以,我按照让他们半天左右感觉到不舒服,过一天左右品味到地狱的节奏来准备了药水。

如果这样的话。正好在战斗开始的时候药就会开始起作用。虽然因为药性有所迟缓的缘故,无论如何威力都会被削弱。但也足以制造全身疼痛,腹部悲鸣,下身洪水爆发的绝妙演出。


「哼哼哼♪ 诱饵果然还得是葡萄酒」


在行军时,携带比起水和其他一些饮食来说更不易腐坏,还可以提升士气的葡萄酒很多见。正如我预想的,葡萄酒瓶也准备了不少。

并且,这些东西在战斗前夜为了鼓舞士气而使用就更常见了。

搜寻了一下【回复(Heal)】得到的记忆。发现了吉欧拉尔军在大战前夜会喝酒的情报。

那些酒瓶正摆在眼前。


「好,放毒了,不限量」


快点把这工作搞定吧。

打开瓶口稍微倾倒药水瓶,两三滴就一进够了,再多点就没迟效性了。

如果把魔物毒经由炼金术士的技能如此提炼的话,就能作成如此强劲的毒。


「那么,全部的酒瓶都放完大概还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吧。」


规模真是大啊。酒瓶早超过数百个了。而且粮草库还不止这里一处。

还必须去好几个地方。

我保持了很好的耐心往所有的酒瓶里都注入了毒药。



「药水的存量也是刚刚好够用」


这次毕竟是要使用魔物毒,虽然数量准备的可能还是有点不足,但最后好在准备的比想象的多。

但要把所有的毒都好好地注进酒瓶。

脑中浮现出在战场上,因为肚子疼满地打滚,拉稀拉得满地都是的骑士们的丑态,那么就算这么麻烦的事我也能忍了。不管你是再怎么强的骑士团,也没法一边拉肚子一边正儿八经地战斗。

那么,该放松一下了。

虽然说,如果现在就能这么直接去袭击妹姫是最好的,但她和高级将校正在镇子里。

大概,现在诺伦公主还成不了我的复仇对象。这个时间点袭击她的话就是违反规则了。

再说也通过上次的信息收集了解到【鹰眼】正在诺伦公主的身边。

不想和那个人见面。那个男人的话估计也会发现我的变身。这样的话,我费劲功夫放进去的毒酒也会暴露。

虽然只要能杀掉他就没问题了,虽然有了【神装宝具】的我如今十有八九还是能赢的吧,但反过来说,一成或者两成失败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我通过两次对峙已经明白了。那个人的强大之处在于眼睛。还不只是视力优秀。还是能够看透肌肉的微小运动的观察眼。是可以说的上异常的动态视力。再加上,能够活用那种骇人视力的超人反应神经。

但,那家伙也是有弱点的。

看的太过分,眼睛就会对身体造成过大的负担。所以不会指望长时间的战斗。如果友军因为拉肚子的原因苦战,战线也崩溃的话,那家伙就不得不跟进。于是我就瞄准他疲劳的那个缝隙。

但他究竟也是人。让特制葡萄酒弄坏肚子,在劣势的战场上消耗一番的话也是可以轻易拿下的吧。

我得意的笑着,离开了粮食库。



终于,哪些人袭击城镇的日子到来了。

我已经把房退了。被【鹰眼】怀疑的情况下,据点的变更是必须的了。

于是我们全员借住在一个民家,全副武装从窗口观察外边的情况。

吉欧拉尔王国军迅速开始了行动。

大批骑士团军已经全副武装扑了过来。

居民们,也都警戒着从窗口往外瞧。

那么,该怎么行动呢,我也紧紧盯着。

在一群军士的先头处有一个金碧辉煌的马车。

也不知是什么构造,那个马车咔嚓一下就敞开了,冒出来个讲台。

真有趣的一个马车啊,之后有机会一定把它给回收一下吧。

在那之上站立着和王女芙蕾雅同样的,有着美丽的桃色头发的少女丽人。凛凛威风的同时又是很惹人怜爱,同时又非常有气派的这么一个矛盾的存在。

和姐姐不同的是,并没有特别的力量。只靠着那个头脑就竟然能够攫取了王国实质上的权力的天才。

毫无疑问是诺伦公主。


「各位,请听我说。我们是前来拯救被魔族所支配的这个城镇的。魔族把人类像家畜一样对待。喝着人类的血也不满足,还向着其他的城镇伸出了他们的毒牙,而在这里他们积蓄着自己的力量。」


是不是使用着扩音魔法呢。声音非常的响。

就这么胡扯八道起来了。

人类献血不过是为了减免税自主的决定而已。


而且本来正是因为被吉欧拉尔所舍弃,选择了和魔族共存,这个城镇才最后得到了和平。事到如今,早就不是外人可以随便指点江山的问题了。


「胡说八道!我们过得很好,谁也没求你们来救我们啊!」


一个这里都居民来到了马车前。

是我见过的一张脸。好像是,卖过菜给我的大叔吧。

虽然我以为他在狂牛族的袭击中死掉了,看来是生还了啊。

在大叔叫喊的时候,别的居民也一个一个是啊是啊附和着出来了。


「魔族们是很好的客人!」

「我们人类搞不定的事他们都能做啊!」

「外人别管闲事赶紧回去!回去!」


不知不觉的已经聚集了三十来个人喊着叫他们回去。

见到这个的诺伦公主微笑着。然后抬起右手,向下一挥。

在那同时骑士们立刻拔剑突击,把马车前的人们全部杀死了。


「好可怕啊!?这些人们竟然都被魔族所洗脑了。啊啊,到底做了多么过分的事啊。不仅用恐怖支配,还用洗脑夺取了心灵……」


用话剧一般造作的声音和表情姿态,演绎了杯具女主人公一样的角色。非常敬业的目中含泪。


「但是,请你们安心。现在立即就执行正义。将魔族全部杀死,把这个城镇拯救出来。要杀的只有魔族。这样,把被洗脑的人们用杀来救出吧」


楚楚可怜的少女用那个可爱的嘴唇说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这家伙。说什么自己的正义啊。以咱的经验来说,整天说自己正义的家伙没一个正常的。不管怎么看脑袋都有问题。稍微有点正常神经的人谁会这么不知羞耻地说正义什么的啊。


「喂,大家应该没有被洗脑对吧?不会反过来咬我们,不会包庇魔族们,对吧?毕竟都是人类,正常的话当然应该协助我们,对吧?如果不是的话,被洗脑的可怜人们也只能杀掉来救赎了。多少都会杀的。大家,没有被洗脑,对吧?」


可爱的少女,十分高兴地样子笑着。简直就像是在花田里和小狗玩耍一样的表情。

这人,完全疯狂了啊。


「没被洗脑吧」什么的,完全是心知肚明才说的啊。

就是在威胁人类们嘛。不协助的话就杀了。

然后,现在杀了的这些人就是榜样。

看到这一幕的话,谁都会舍弃魔族保护自己的吧。

那么,把一起生活的魔族转头就卖了的人类们就会背负罪恶感,为了逃脱这种罪恶感,之后就只能一直骑在头上压榨魔族了。

这样诺伦就变成了正确的。就会被世人赞扬说,从魔族中拯救了人类不愧是名副其实啊。

这就是诺伦公主的行事方式。

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暴行。我,这个真真正正的正义的伙伴,【愈】之勇者,岂能置之不理啊!

说什么执行正义啊!让你见识下真正的正义。

不过即便如此……


「那个大叔,我还相当中意来着。噢,其他的几个中意的小点的店主,还有道具店的大姐也被杀了啊。那些人可是给我过折扣的不错的家伙啊。嗯嗯,点数还挺高的。复仇点数又加了不少,感觉不错呢」


真不愧是,在这个镇子生活过好一段时间了,熟人还挺多的。

这样就顺利地不断增加复仇点了。

骑士他们在诺伦公主的号令之下开始了暴行。

然后魔族们也一个个上去迎击。魔族们虽然也是在一个一个死掉但实在是没几个人认识的,复仇点数就没怎么增加。

战斗变成了一边倒的情况。虽然魔族们也是在抵抗,但圣枪骑士团过于强了。虽然动作有点迟钝,但药看样子还没怎么开始生效。

又一个魔族牺牲掉了。我想也不想就大声叫了起来。


「卡尔曼!!」


卡尔曼的商店被袭击了。

然后,他被凶器击倒了。


「怎么这样,明明是我在这个街上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明明是个好人啊!为什么他要非死不可啊啊啊啊啊!无法原谅,无法原谅啊啊啊啊啊,这可是绝对无法原谅!要说为什么,那可是朋友被杀了啊!」


复仇点数加了个特大加分(Bonus)


达到了标准值。

来吧,接下来就是毫无顾忌的复仇了。


擦干失去朋友的眼泪,我要执行真正的正义。

死的好啊卡尔曼。你的死不是白费的。

那么……好的,就把诺伦公主抓来夺取记忆,如果她是袭击我的村子的黑幕的话,那个时候……


「双倍复仇Bonus啊。这可变得不得了啊。」


但是不会让她死的。

虽然我允许【剑】之勇者去死了,加了双倍复仇Bonus点数的诺伦公主可就不允许去死了。要用一生去偿还。

和芙蕾雅一样,就让她成我方便的玩具吧。

像她那样的头脑,如果在身边放着的话应该会有不少方便吧。再说了,姐妹丼啊,而且还是高贵的王女殿下的姐妹丼,感觉是相当的美味啊。不知不觉下身变得非常精神。

那么就行动吧。

从现在起,就是拯救世界的【愈】之勇者的英雄故事了。

染上绝望,成为地狱的布拉尼卡,就由咱来拯救!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