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四话:棍勇对剑勇复仇

第十四话:棍勇对剑勇复仇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在女装变成克娅萝菈之后,我把笨蛋三人组藏在某个地方并用药物让他们睡着了。放着不管的话,如同野兽的他们便会袭击无辜的路人,因此我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说起来,要是我不够擅长的话,毫无疑问我会被这些**轮奸糟蹋。


我无意识地看了看放在废屋里的镜子。

为了向【剑】之勇者复仇,我变装成了一个女人,穿上女装有点超乎想象呢,感觉上并不讨厌。

看着这幅姿态,我能够理解为什么男人们会咬每一个勾。

这样的话,应该也能将【剑】之勇者这条大鱼给钓起来吧。

差不多快到最佳节点了,那就开始行动吧。


「她的话会选一家华而不实的店吧」


在抱怨的同时,穿着裙子的我往街道中心走去。

这家店是【剑】之勇者用于「狩猎」的地方,整个镇上的权贵都聚在那儿。


如同预料的那样,因为不让我穿旅行用服进去,所以我只好买了一件小裙子换上。

多余的开销让我的心好痛。

我到了我要找的这家店。仅仅从这奢华精修的入口处和富丽堂皇的气氛中,我可以理解这家店拒绝普通民众的原因。

在走进门之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的我,就是一个贵族的千金,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像一个贵族小姐般表现出上流社会的举止。

我设法做了个自我暗示,我将展现出在夜里绽放的令人爱怜的花朵,克娅萝菈的魅力。


我进入了这家店,门口处有个安保守卫负责驱赶可疑的顾客。因为我的外表确实很有贵族千金范,毫无疑问地被允许通过了。


店内是家装潢时尚漂亮的酒吧,让我的心情有点不悦。

上流社会的人们正欢声笑语。

我能听出钢琴的曲调,这并不是一般人随性所能弹出的,而是专业人士的现场表演。

在沉醉在钢琴曲乐的同时,找了个角落坐下。

一个上了年纪的绅士正在为一个顾客调制鸡尾酒,所以我在等他手空下来之后再点单。


「调酒师,来一杯度数低的甜酒。」

「遵命,大小姐。」


调酒师马上就在我眼前现场调配鸡尾酒。

他用水稀释果酒,然后榨了个我从未见过的红色水果的果汁,倒进去之后便完成了。

当我入口时,就像我刚才要求的那样,酒精浓度很低还伴有一种淡淡的水果的甜味,令人神清气爽回味无穷。

酒很好,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打算成为这家店的常客,我可不想为难喝又高额的酒买单。


我已经听到了【剑】之勇者有来这里的安排,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一定会在今天遇到她。

当我从那些骑士们口中得知这些消息的时候,我放出来了一些风声。我说我迷恋上了【剑】之勇者并想要在这家「他」最中意的店里再见他一面。

骑士团的这些家伙,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想要见面什么的,会传达给【剑】之勇者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剑】之勇者将愉悦地来这里的可能性会显着提升。

今天一天我都在四处打听和散布诱饵。

我在和酒保谈笑自若的同时,还要打发走了那些偶尔过来搭讪的男人。

因为我如此闪耀,男人们怎会错失良机。

但我对那些小鱼小虾完全没兴趣;我瞄准的猎物只有那一个人。


(女装大佬 Vs 男装丽人,即将开始)


安装在门上的门铃响了,看起来是有谁进来了。

内心深处的喜悦不由得让我的笑容扭曲,啊拉,不好,我得像个贵族小姐那样优雅地微笑。


是她。只从她身上的魔力程度,我就能看出来是【剑】之勇者本尊。

没想到,在我放出消息的第一天,她就真的就来了。


【剑】之勇者踩着轻巧的步伐,走到我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我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向我们这边聚了过来。

不管怎么样,如果仅从外表上来看,【剑】之勇者布雷德是一个容貌昳丽的贵公子。


作为一个女人而言,【剑】之勇者身材偏高,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和修长的身材。

她穿着收腰紧库和裁剪合适的衬衫,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性感。这家店里的的女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神采奕奕的【剑】之勇者。


「这位小姐,你是第一次来这家店吗?」(布雷德)(Blade,名字就是剑)


伴着自信而不失礼数的笑容,布雷德,【剑】之勇者向我发问。


「没错,是第一次哟~勇者大人您是这里的常客吗?」(克亚罗),我的语气变得正式而恭敬。


「说实话在下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我也很想给你作些推荐的,可惜你猜错了」(布雷德)


我对他微微一笑。然后,布雷德同店主谈话,点了两杯菜单上的推荐并邀请我喝其中一杯。


「这个应该会很好喝,你也喝下试试,这一杯是在下请小姐你的。」(布雷德)


毫不迟疑地做出这种举动正是这个女人的特点。


「我不能让不熟识的人为我付钱,这让我觉得不是很好。」(克亚罗)


「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那么,能请小姐您与我共饮吗?一人独酌,何其寂寥。」(布雷德)


「如果这样的话,不胜荣幸…那么,bilibili」(克亚罗)


我们碰了碰彼此的玻璃杯。

在这之后,布雷德开始轻松地和我聊天。不只是一个人自说自话,而是让对话自然而然地进行着,我也被带着参与其中,她滔滔不绝地向我提问。她在交谈中转换频道的时机恰到好处,谈话一旦要变得无聊的时候,她又会重新把它导回正规。


当我们的谈话变得活跃的时候,她就会稍作停顿并且立即饮酒。


正如想的那样,作为一个习惯和女人发生关系的人,那些女人醉心于她的巧舌如簧,她是一个千方百计也要吃定女人的女人。


如果我真的是一个女人的话,会对她心生好感也说不定。

然而,复仇的火焰正在我的胸口燃烧,我情不自禁地想要毁掉眼前这张美丽的脸。时间慢慢地流逝着。


「到时间了,我该走了。」(克亚罗)


「时辰有些太晚了,小姐。我不想说不吉利的话但是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独自一人在外面走实在太过危险,今天可以在在下的房间留宿哟」(布雷德)


她只是表现得好像她真的很担心我的样子一样,但欲*望的漩涡正在她的胸中涌动。如果我跟着她到最后,那家伙毫无疑问会化身为一头野兽,尽情蹂躏此身的吧。


「抱歉,果然去一个今天刚遇到的男人的房间里过夜稍微有点…我去一下洗手间,稍等。」(克亚罗)


「唐突地说了这种奇怪的话真是对不起」(布雷德)


「并不,我不介意。」(克亚罗)


布雷德友好地笑着回应。但在这一瞬间,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表情扭曲了。

这个女人拒绝仅仅在一个女人身上花时间,因为她想更多地享受各种各样的美少女,所以她讨厌像我这种不识时务的小淘气。


只有王女芙蕾雅是她愿意花大量时间的例外,其他的女人早在到达她的耐性之前就会被被蹂躏至尽。


现在,我很好奇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里她会采取何种我所预测的行动。离席之后,我发动了镜面魔法,一种利用镜子的炼金术。


这样即使我到了酒吧的最里面,我也可以正常地查看她的状况。在我离开那儿以后,她呈现出不快的表情,从她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小包。然后,她将它混入我的杯中,并用了两种不同类型的药粉。


其中一种是催眠药,而另外一种是催情粉,这二者是她通常携带的强奸必备之伴侣。

居然还敢下毒,她在我心中的复仇点数大幅度提高了。在确认了现状之后,我回到了座位。


「我今天喝得太多了,我想我应该早点回家。」(克亚罗)


「和你谈话真是让人愉悦,我们还能在家店里见面吗?」(布雷德)


「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务必,那么。」(克亚罗)


当我试图起身的时候,布雷德却拉住了我的手。她肆意地抚摸着一位少女的肌肤,这额外增加了她的复仇点数。


「呀,突然之间做什么呢~」(克亚罗)


「这不是,把老板特意为你调制的鸡尾酒剩下难道不是一种浪费吗?你应该为了他喝完这一杯。」(布雷德)


「可是,我今天已经喝的很醉了,这太难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会非常感谢您帮我喝了这一杯的。」(克亚罗)


这样的话,在看到我──她的猎物,正在试图逃离陷阱的时候,我很好奇【剑】之勇者会做出何等应对。

我看向她并在心里嘲笑着,她把剩下的鸡尾酒含进嘴里。难道是…自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么做太不自然了,真的将催眠药和媚药喝下去了吗?

然而,我这些想法太天真了。


她把鸡尾酒含在她的嘴里面,像法式深吻一样亲吻了我,并把酒渡入到我的身体里。因为这个举动实在太出乎意料,我并没有来的及反应。

感觉好恶心,恶心到想吐。

我提醒自己忍耐,要忍耐。

我要把这加在她的复仇点数上。夺取一名少女的唇吻的罪名是非常严重的。


「这么突然地,你在…?」(克亚罗)


「这杯酒是为你而调制的,所以我想你应该喝下它…不过我用了一种稍微有点强硬的做法。」(布雷德)


布雷德笑道。我的身体很不舒服,我可以在我自己体内产生抗体,所以我可以立即排除这种程度的药物,但我有意地将排除药物地时间调整到五分钟。

对身体的支配分崩离析,布雷德在我摔倒之前架住了我。


「看起来,你确实喝的太多了,小姐。没办法,我会在我的房间里好好照顾你的。」(布雷德)


【剑】之勇者有目的地让周围的人听到她的话。这样意味着,她可以用两只手臂把我带回家。然后,我被公主抱了起来,意识逐渐消失。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觉我被置于一张白色的床上睡着;这是一件奢侈得过分的房间。我试着活动我的手,不过看起来动不了,因为一副手铐将我和床拷了起来。


「哦呀,你醒的比我预料的早了一点。」(布雷德)


【剑】之勇者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对我微笑。


「这里是哪里?链子,不要!放开我,让我离开这里,我会叫人的」(克亚罗)


「来来,随你叫,叫破喉咙都没有人会来救你的。真是的,你这个令人头疼的小猫咪。如果你表现地更顺从一点,我就会好好地疼爱你的呢。」(布雷德)


【剑】之勇者笑了起来,向我侧身走来。


「不行,走开,淫*兽!你这个差劲的渣男!」(克亚罗)


「看来这里有些误会,我是个女人。」(布雷德)


她迅速地褪下衣衫。【剑】之勇者充分经过锻炼的完美肉体在她的内衣状态下暴露了出来。


「你,你明明是个女人,居然会袭击女性什么的,真令人恶心!」(克亚罗)


「多么残忍的话啊,每个人一开始都这么说,但是在我教导了她们进入一个新世界之后,她们就会说和女人抱在一起更好。」(布雷德)


多么无耻的话啊,尽管她甚至是强行依赖药物来带给她们生理上的快乐的。


「我会好好地爱你的,你这烦人的小猫。」(布雷德)


她给我罩上一个头巾,轻轻地抚摸拍打我的身体,将她地手伸进我的裙子里,一直到我的内衣…


「来,让我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吧…骗人的吧,为,为,为什么,是男人的那家伙?呕啊啊啊啊,呕啊啊啊啊啊,肮脏,恶心,男人,我他喵,呕呕呕呕呕。」(布雷德)


与此同时我仍然被头巾覆盖着,【剑】之勇者吐了许多次。多么粗鲁的人。对现在成为克娅萝菈的我来说,甚至那部分也很可爱。


因为这个呕吐女人实在很烦人,我用我的腿狠狠地踢了她的胃部,布雷德痛苦地滚到了一边。


啊,顺便说一句,因为我今天穿的鞋的尖端隐藏了一把准备好的小刀,当我踢她的时候,刀刃上沾满的大量伟大的,克亚罗牌的独家专利毒药溅射出来。血液从这个呕吐女人的腹部流出,毒药开始在她的体内循环。我的毒药的等级和那个女人用的无聊药物天差地别。【剑】之勇者可是很强的,我不可能在她的正面打赢她,下毒这种战斗方式才是我的本职。


「这还真是不幸呢,我是个男人。你勾引了一个男人,亲吻了一个男人,并且摸了一个男人的那儿。」(克亚罗)


「骗人,呕ruaaaaaaaa,我。和一个男人,我,呕ruaaaaaaaaa。」(布雷德)


看她这副呕吐的样子实在令我很开心。没办法,我给她看了我作为一个男人的证据,这让她第二次地吐了出来。


「呜哇,尽管你是个男人,想到你却想成为一个女人,变态!变态!变态!」(布雷德)


「不,我唯独不想听到你这么说。」(布雷德)


这个伪装成男人的女人。嘛,我想我将开始我的复仇了。她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复仇点数,甚至她还超出了临界点一大截。我会让这个女人看到地狱的模样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