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三话:让人可怜的一朵花

第十三话:让人可怜的一朵花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为了报复【剑】之勇者,我将为此舍弃克亚罗之名,化身为楚楚之花──克娅萝菈。

因为我不打算将刹那和伊芙作为袭击的诱饵,所以我将以自身作为饵食来袭击并捕捉【剑】之勇者。


既然用上了克娅萝菈这个假名,也就是说……我将会披上女装,心情实在是忐忑不安。


(葛藤も恐怖もある。)


【剑】之勇者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块心理阴影。

我对这种人进行女装勾引,打从心底里有严重的抵抗。

因为……因为我好害怕啊,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如果不从此刻克服对那家伙的心理阴影的话,就永远只会停留在原地,无法前行。



我们回到了高级旅店,就像往常一样,给了芙莉娅和刹那满满的爱,(满到都溢出来的那种)顺便挑逗了一下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伊芙。

伊芙埋在被子里,从表面上看,像是闭目塞听。但其实是躲在被子里,不仅竖起耳朵,还偷偷的进行自我安慰。

掩耳盗铃的姿态,真让人怜爱。(ばれていないと思い込んでいるのが可爱らしい。)


事情做完之后,很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开始想起心事。

左手上贴着全裸的刹那。

她的睡脸真的很可爱,我轻轻捅了捅她的脸蛋,柔软且富有弹性的手感,立刻反馈给了神经,就像是在触摸果冻一般。


「变身将在明早的课程结束之后,在那之前得先做好觉悟啊。」


【剑】之勇者是一个精致的猪猪女(男)孩,所以他(她)对妹子类型是非常挑剔的。(【剑】之勇者は味にうるさいタイプだ。)


如果不是长得很标致的话,是不足以吸引到她的。

就算我使用【改良】,改变了姿态,性别也是无法发生改变。

如果不跨越男性这种不利的条件,想对那个女人出手,只用普通的演技,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古语云:吃得苦中苦,方为娘上娘。比女人还女人是现阶段的首要目的。(ありとあらゆる努力を尽くして、女を越えた女になる必要がある。)


万幸的是,我在旅途中,始终被最棒的美少女们簇拥着。

那种简单的经验早已了然于心。



早晨的训练结束后,刹那他们回来了。

最近伊芙也开始一起来参加训练。


对于伊芙来说,仅靠一味的防守是没用的,如果不让自己变强的话,根本就毫无意义可言。

我感到既惊讶又高兴,这个仅仅靠天赋,天天摸鱼的她,最近也开始策顽磨钝。

最近刹那和伊芙莫名其妙的好上了,这样的话,是因为一直在一起训练的缘故吧。


「早餐已经送到了哦。」(克亚罗)


它不像第一家来往的旅馆那么好,但是这家旅馆的料理也很可口。

因此,连早饭也放心的交给了旅馆搞定了。


趁着他们会饥肠辘辘的回答,也是意料之中。虽然我们只有4个人,但是我点了八份,至今为止从来没有过剩下这一说。


「克亚罗大人,今天的早饭也好好吃哦,伊芙,芙莉雅,要吃的饱饱的哟,不吃的话是不会变强的呢。」

「这是当然的呢,在运动之后的饭永远都是最棒的!」


刹那和伊芙就像饥饿的小学生一样跳来跳去。

她们立即开始咀嚼面包,然后用汤把它送进胃里。

另一个人一脸疲惫,脸上有一种幽怨的表情。


「为什么,不管是刹那酱,还是伊芙酱在做了这样不合理的训练之后,胃还受得了呢?这太不公平了。」


看起来芙莉雅已经相当疲惫了,她在吞咽食物时遇到了麻烦。

初学者在接受了刹那的训练后就会变成这样。

伊芙是不正常的,之所以能够如此沉着,是因为她的适应能力出奇的高。


暂且这段时间,我看着他们三人吃饭。

我偷偷地使用了一个初步的【回复】给芙莉雅。

它增强了她的自然恢复能力,但是并没有马上治好她的肌肉酸痛。

事实上,如果她每天都不接受不合理的训练,而不去治疗她的肌肉疼痛,那就会产生相反的效果,所以我每天都像这样帮助她恢复到完美的状态。


芙莉雅的眼神变得异常精力充沛,她的进食速度也加快了。估计她吃完东西的时间,我跟她搭一下话。


「芙莉雅,我有个请求。」(克亚罗)


「有什么事吗?克亚罗大人。」(芙莉雅)


「我想要你帮我化妆。」(克亚罗)


我曾在那块艺术领域使用过【模仿治疗】,但我已经忘记了。

如果我从【模仿治疗】中获得知识或能力,并没有去使用的话,我会在一个月后忘记它。


我曾经小心翼翼地定期分配使用重要的信息和技能,这样我就不会忘记它,但当我意识到它的时候,我所不关心的事情就会消失。


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我从没想过要化妆。

再来,我没有使用化妆品所需的美感。

因为她从小就是王女,从小就被美丽的东西包围着长大,所以我可以依靠芙莉雅。


「可以是可以。但是、克亚罗大人不会是有女装的癖好什么吧。」


因为稍微有点微妙的感觉,所以芙莉雅说了有点失礼的话。

真是个有失礼数的家伙呢。


「狗屁!有一群人想要烧毁这个小镇,我只是想要成为一个女人偷偷溜进那群人更方便。我并不是那种女装癖。」(克亚罗)


「放心了放心了,要是把那里切掉,这就意味着克亚罗大人不能和我做爱了,那样我会很寂寞所以才有些担心。」(芙莉雅)


「……那是你担心过头了吧。」(克亚罗)


芙蕾雅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化妆盒。

这是我在她认真求过之后才买的。

我告诉她,化妆不是旅行的必需品,但根据芙莉雅的说法,对女性来说,化妆显然比盔甲更重要。


在芙莉雅的例子中,就算不去刻意地化妆,也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而且很可能是因为她个人意识到这一点,她只是轻轻化妆。

根据芙莉雅的说法,粉底是非常重要的。


芙莉雅偶尔会尝试在刹那脸上化妆,但每当她试图化妆时,她总是会逃离她。似乎刹那不喜欢化妆品的味道。真不愧是狼。


「那么,请坐到这个座位上去吧。」」(芙莉雅)


「给我等等,在那之前我有一些事情要做。【回复】。」(克亚罗)


我改变了我的容貌、体型和身材,化作了女性的姿态。

因为我不能改变我的性别,会好好注意的。大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合格的女生了。


我改变了我的容貌、体型和身材,化作了女性的姿态。

因为我不能改变我的性别,会好好注意的。大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合格的女生了。

虽然我以自谦为傲,但胸确实很不错,腰也很纤细,屁股更大。

因为身体的改变重心稍微有点不稳,所以似乎要花些时间才能熟悉它。

由于我的肌肉力量下降了,我的体能也随之下降了。

说到底,我的全身如同棉花糖一般柔软,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果然,做一个男人更好。


「哇,克亚罗大人好可爱。刹那酱,伊芙酱快过来这边。」(芙莉雅)


「好可爱。克亚罗大人,让刹那抱抱你。」(刹那)


刹那飞到了我的胸上。

这可不是打个比方。

她实际上是把脸埋在我的乳房上,蹭来蹭去。因为刹那的脸,我的胸部正变成色情的样子。

虽说刹那的这种行为确实很可爱,但……心情复杂.Jpg。


「……你那十恶不赦的外在完全消失了。生为女性的我见了也觉得也觉得这个身体是个艺术品。」(伊芙)


伊芙也给我来了个好评。

就目前而言,我的外表得到了一个及格分数。


「但是,现在克亚罗大人的脸。有些似曾相识。啊!我记起来了,它看起来和克亚罗大人的真实面孔有些相像。」(芙莉雅)


「刹那也这么觉得。克亚罗大人的真面目很可爱。这个脸变得更加女性化了。」(刹那)


「诶,这个腹黑的克亚罗的脸看起来跟这个很像!?但这也太出人意料了」(伊芙)


「……别说那个。我不喜欢我原来的脸。它散发着天真和稚气,一点都不像我。如果没有理由,我是不会选这张脸的。」(克亚罗)


正如芙莉雅所意识到的,我现在的脸是我最初的「克亚鲁」的脸,但更女性化。


我选择这张脸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如果它和我原来的脸太不一样的话,我就不能控制我的脸部肌肉了。只要我克服了我是男性的障碍,这个缺点就会变得显而易见。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用我原来的脸作为基础。


第二个原因,是那是一个面对【剑】之勇者喜欢的面孔。

在一周目的世界里,我被【剑】之勇者强暴了,因为她嫉妒我和芙蕾雅的关系,但也因为她不能接受她对男人的渴望的这种感情。

那个女人喜欢我那少女的脸。为了让我丧失颜面,她多次强迫我穿女装,那个时候【剑】之勇者的脸是发情的脸。


如果我在做女人的时候有了克亚鲁的脸,那女人肯定会被吸引。

然后,如果我拒绝的话,她肯定会强迫我。

这样子我的复仇条件就会达成。


为了慎重起见,我从口袋里取出一针。

我把它扎进我的脖子,注射了大量的药水。

就像我想的那样,当我把它直接插入我的血管里就开始起效了。


这种药水的正体,是使用芙莉雅作为原料精制而成的特制药水。

人与人相爱的话,这不仅仅是关于他们的外表和个性,还有诸如气味或信息素之类的东西。

为了成功入手而准备的,同时也用了芙莉雅作为材料做出的香水。


【剑】之勇者深爱着的王女芙蕾雅的香味,以及她在第一个被改造成女人的世界里她对她的容貌感到满意的样子。以此来分出个胜负吧。


话虽如此,我的身体也会有抵抗这种药剂的力量,所以一旦一切都完成了,我就会用【回复】把它完全抹去。


「克亚罗大人,你看起来真的像个女孩。」(刹那)


「如果我不这样做,我的潜入作战就不会成功。」(克亚罗)


我要试验一下,看看我的换装是否完美,除了【剑】之勇者,还能得到我想要的复仇游戏。


「那么,我就开始化妆了。因为你的基底真的很好,最多就稍微化一点淡妆,但我会努力的画出你的魅力。」(芙莉雅)


芙莉雅喷着鼻息靠近了我,充满了微妙的气氛。

她出奇地充满了渴望,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都是我在玩芙莉雅,下次偶尔有机会就让她上我吧。



女人是幸运的。

我想知道当他们穿过小巷时他们在想什么。我并没有意识到要穿异性服装。

有几位来自吉欧拉尔王国的精英部队圣枪骑士团,因为诺伦公主正与数名领主进行谈判,所以看上去挺闲的。


在他们里面,我从那些看起来像管不住嘴的家伙那里得到信息,唧唧歪歪的一直聊。

就像我想的那样,做一个美女是有好处的。

穿女装的我,克娅萝菈,是一个无可争议的美少女。男人是很单蠢的,所以他们甚至不怀疑我,就给出了必要的信息。

从这些信息中,我也找到了小酒馆,【剑】之勇者将在今晚寻找女人。


现在,我已经获得了信息。

下一步是获取该项目。

我走进一个废弃的后巷。

如果一个手无寸铁、衣着轻佻的女人独自走进这类地方,就像恳求别人强奸她一样。

看,有人来了。


「嘻嘻,这不是有个好女人吗?」这家伙运气还真不错捏。」


我被他的左手抓住,我的嘴被他的右手压住。


「啊,大哥很脚滑啊。你想单吃她咩?」

「对对,We Are 伐木累,让咱仨共同分享她。」

「好吧,我明白了。但是呢……第一次要让我来干。」


俺は今ガラの恶い大男三人组に拉致られていた。

力自慢だというのが见て取れる立派なガタイ。だが、おつむのほうが足りなさそうだ。


暴れれば杀すと胁されて、どこかに连れていかれようとしている。

钓りに来たのだがここまで入れ食いなのはさすがに想定外だ。

人气のない建物に连れ込まれ、投げ舍てられる。


「さて、たっぷり可爱がってやるぜ」

「兄贵、外で出してくだせえよ。あとで俺らも使うんで」

「オラはどっちでも构わない、后ろのが好きなんだな」


好き胜手言ってくれる。

さて、复讐ポイントを确认しよう。

一定値贮まっていれば、めでたく复讐开始だ。


不太好,微妙的点数有些不太够。

我被绑架了,从后面拥抱了一下,沐浴在一片骂声之下。

我还想再推波助澜一波。

但是,好不容易买好的衣服被弄坏有些浪费了

OK,给他们一个机会,奖励时间到了。

我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那些人。

看着他们,我张开了嘴巴。


「私以为比你们这些人都要强。如果,你对我出手的话,你将不再有作为人类的资格。如果要逃跑的话只有现在这个时机了哟?」(克亚罗)


我已经警告他们了。我想知道他们会如何反应。


「gyahahahahaha,大小姐你说的笑话真可笑。」

「咳咳咳,试着想想一个更聪明的威胁理由吧。」

「哎呦呦,我好怕怕哦,因为你好可怕唷,所以随便上你也不过分吧。」


那些人突然大笑起来。我的善良意志被践踏了,他们的复仇点也增加了。我和那些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大家都停止了笑。现在,这是他们的死刑判决。


「U ~ Nlucky(残~念)。既然你已经达到了最低要求的价值,复仇游戏将从现在开始。没事的,别担心。我将结束你们的人性…但我会让你们交配,你们很喜欢交尾是不是,会让你们爽个够的。」(克亚罗)


即使我给了他们最后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是麻烦的原因。他们甚至不能理解对方的能力。


「你这个小坏蛋,我先让你闭嘴。」


那个叫做大哥的人想打我。这是一个很大的破绽,我可以看到它好像它停止了。我握住他的手,用他的力量给了他一发过肩摔。


「Gohu──Gohu - Y,喔」

「闭嘴。」


我用脚趾踢他的下巴。因为他的大脑被震动了,他的意识飞走了。我不可能杀了他;如果他在我用了他最好的药之后,他对我没有用处,那就麻烦了。


「现在,剩下两个人了,哈。」你可以试着抗拒,但如果你不这样做,我可以让你更轻松。」(克亚罗)


赶快来干吧。

还是要稍微感谢一下这三人组。


【剑】之勇者是个大美女的这个事实不会改变,因为那个剑勇在这之后会好好的大量的爽到死吧。



剩下的两个人在数秒内就被我给镇压了。

男人们被我一脚踹飞,三个人就像叠叠乐叠出了一个椅子,在那上面坐了下来。

我坐在男人们的身上时,我就会被一种无聊的感觉淹没。


「居然这么简单就被钓上钩。作为同一性别的人,我感到悲伤。不,我只是太可爱了。我可能对这些人做了坏事。在看到像我这样可爱的外表和个性的人之后,他们一定无法忍受。接下来,是吃药时~间咯。」(克亚罗)


从我的袋子里,我拿出我的特制的药水。

一不小心用太多搞坏夜犬族的药水重置改良版,所以那个女人的死亡没有白费。

既然我能像这样完成一个改进的药剂,那个女人也可能在另一个世界里为我感到高兴。


一旦我投放了这些,这些男人就将会变得幸福。

毕竟,如果我投放了这个,一生他们都不会再感到痛苦,焦虑以及疼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